11.江述再度调.教席梦(第1/6页)

最新更新

    她头发凌乱地爬起来去开门,便见江述提着外卖站在门口。她有些没反应过来,她昨天和他约的是今天下午,一愣,只听他道:“炸毛的小树懒,不请我进去?”

    席梦眼中迷蒙渐去,倚着门框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男人,目光带着几分野性,笑容却清纯灵净。

    尽管她全素颜,不带半点妆,却姿容美好,周身气质全无重逢那两日的内敛沉静。剧组像是一种阻隔,在那里她压抑天性,周身像是裹着重重叠叠的雾,让人很难瞧见她的棱角。

    而离开剧组后,在这可以全身心放松的地方,因不需抗争,她没了从前的叛逆和一针见血,却依然狡黠灵动,这让江述想到了《洛丽塔》的第一句:“洛丽塔是我的□□,欲.望之火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把“洛丽塔”换成眼前人的名字,正合了他此时的心意。

    江述提着便利袋,只和席梦对望,声音低沉:“真不请我进去?”

    约摸过了两分钟,席梦才懒懒地开口:“慢。”

    她似乎是学了个三趾树懒微笑的脸,无辜地看着他:“懒得动。”

    简洁的几个字,江述能听懂,她的全意是:树懒的特征就是懒和慢,反应慢,速度慢,奇懒。

    她的行为,完全是在找补他叫她“炸毛的小树懒”。

    她话音落下,江述微蹲弯腰,手臂往她腿上一揽,单手把她举起来,脚勾住门往后用力,“砰”的一声,门紧紧地合上,席梦才被放下。

    江述打量了一番室内的情况,显而易见的是,席梦租的是单身公寓。

    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