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.第 20 章(第1/6页)

最新更新

    宋春景回到太医院。

    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,抽查了一会儿沈欢分类的药材,发现无一错漏。

    沈欢扬起一张笑脸,期待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宋春景道:“下午开始,我教你煎药材。”

    沈欢“哇”了一声,高兴的跳了跳脚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何思行,羡慕的看了看他。

    宋春景交代完要准备的器具和医书,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何思行不自觉的,往前追了两步。

    沈欢拉住他手,“等我学会了,教给你。”

    他欢欢喜喜的说:“你教我认药材,我教你煎药,我们一起进步!”

    何思行望了望宋春景的背影。

    沈欢摇了摇他的手,“我教你,也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何思行闷闷不乐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宋春景走进内间。

    他去而复返。

    院判吓了腾然起身,像见了鬼。

    宋春景自顾走到座位旁,趴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儿没有动静,院判知道不是专门来找茬的。

    走进了些,看了看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来啦?”他小心问道。

    宋春景:“院判大人,我错了,刚刚不该同您争辩。”

    院判没忍住。

    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使劲绷住脸,没坚持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嗨,”他摆了摆手,“年轻气盛,我懂,往后记得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宋春景有气无力道:“多谢院判体谅。”

    今日天气还算凑合。

    不冷不热。

    只上午还晴朗的天气,中午便刮起大风来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,老树摇枝,全无章法。

    像妖风一样吹的呼呼作响。

    宋春景座位临窗,窗户架着的红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