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第一章(第1/6页)

最新更新

    本该炎热的四月天,说下雨就下雨,说降温就降温。

    窗外雨声淅沥,明明是下午三点,却被乌云渲染出了傍晚六七点的氛围。

    手机自带的闹铃声猝不及防打破一室的寂静,一只腕子极细的手从毯子里伸出来,准确无误地摸上震动不休的手机,将闹铃按掉。

    随后又过了足足五分钟,顾藕才顶着一头凌乱的长发,从沙发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奶牛花纹的毯子从她身上滑下,为了睡得舒服,她只穿了一件黑色的背心与热裤,一侧的肩带从圆润的肩膀上滑下,她随手把肩带扯回肩膀,踩着拖鞋去刷牙洗脸。

    下午三点,是她的一日之晨。

    细软的牙刷刷毛扫过贝齿,擦出泡沫,带着清爽微甜的味道在口腔蔓延。醒来后她的眼睛眨了不下百遍,可还是又酸又涩,最后干脆闭上眼睛——反正镜子里的自己也没什么好看的。

    顾藕将洗面奶沾湿揉搓抹到脸上,在她的左右眼睛下各有三抹淡红,淡红色以颧骨为起点,从上往下,如同抓痕一般,落在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这是她出生起就有的胎记,长哪里不好偏偏长在脸上。

    托这抹胎记的福,她从小就是别人口中“丑八怪”、“怪物”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这抹胎记,她能变得很好看——会有这样的想法并不是出于顾藕盲目的自恋,而是因为她有一个双胞胎妹妹,妹妹和她长得一模一样,却唯独没有这个胎记。

    妹妹很可爱也很漂亮,无论是外貌,还是待遇,都是小公主级别的。

    ——明人不说暗话,顾藕曾发自内心地嫉妒她那个从小被千娇万宠的妹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