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.第 6 章(第1/6页)

最新更新

    邓嬷嬷的话充满明显的暗示性,苏婉容一听,立刻眼睛一瞪,掐着叶锦鸿手背上的肉,低声道:“把她打发走。”

    叶锦鸿疼得龇牙咧嘴,使劲拍苏婉容的手,她还是不肯放,他只好想法子把门外偷听的邓嬷嬷应付过去:“少奶奶胸口闷,还晕轿呢,你别在这偷听了,快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我这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春夜寒凉,邓嬷嬷一把老骨头在这蹲了小半个时辰就有些受不了了。她仔细想了想,哪有男人不会干这档子事的呢?天生就会的啊。既然少爷不喜欢她偷听,那还不如回去禀报了太太,她还能早些歇下呢。

    “算你识相。”又等了等,这回外面是真的没有动静了,苏婉容这才松开手,声音听起来阴恻恻的,“只要我不想,你就不能强迫我,不然……我一定割了你的命根子,让你做个太监!”

    叶锦鸿倒吸一口凉气,用右手捂住档,脸色十分难看:“我们都成亲了,做这种事情不是应该的么?你先把我松开。”

    “你听不懂人话?我说了我暂时还不乐意。我嫁进来是给你做正妻的,可不是那些专门陪男人睡觉的小妾。”苏婉容松了手,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这可真是一个禽兽啊,她这具身体才十五岁呢!

    叶锦鸿的左手终于得到解放,他赶紧对着手背哈了两口气,又就着烛火看了看,真是惨,被人掐出几道深深的指甲印,隐隐还泛着血丝。

    “你是想谋杀亲夫吗?”叶锦鸿怒火攻心,骂了一句,扭过头还想再教训苏婉容,只见她手里正捏着一根金簪。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